景年

【维勇/ABO】救!我孕中的omega刚做了三组四周跳!01

维克托:勇利,不要伤害你自己和我们的孩子/(ㄒoㄒ)/~~

勇利:你先告诉我你说的A、B、O是什么鬼?


好,一直想写的ABO脑洞,关于生活在ABO世界的勇利突然认知障碍,不能理解ABO世界设定的故事。

规矩照旧,人物是官方的,OOC是我的,我是个喜欢俗气的人,喜欢听赞美

不喜欢的就不用和我说了,谢谢。


和往常一样,胜生勇利在位于圣彼得堡的公寓中惬意的醒来,身边的爱人还在熟睡,想到维克托昨天半夜才风尘仆仆的搭乘夜班飞机从国外赶回来,现在应该是倒时差的重要时间,温柔体贴的勇利轻轻的吻了吻恋人的额头,决定不打扰爱人让他继续拥有一个美好的睡眠。

对着在门口摇着尾巴欢快的想要冲进房间的马卡钦小声的“嘘”了一声,勇利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并且顺手将房门带上,房门发出“咔哒”一声细响,隔绝了客厅与卧室的空间。

进行了简单的洗漱,在浴室对着镜子按照维克托平时的指导一层层的给脸上抹上护肤用品,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圣彼得堡寒冷的天气让初来乍到的勇利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凛冽的寒风把他白皙的脸吹得通红,甚至手一碰就能感到刺激的疼痛。自诩为专属教练的维克托心疼的捧着勇利的脸,按照自己平时的标准订购了一大套昂贵的护肤品,并且严肃的用教练的身份命令勇利每天必须按照顺序进行保养。

“恩?”涂完最后一步的面霜,勇利打开抽屉将瓶瓶罐罐丢进去,不经意间看到这层抽屉最里面放着一盒管装试剂,看着盒子上的英文字母,疑惑道:“这是……抑制剂?”

什么东西?昨天好像还没有看到,难道是维克托从国外带回来的什么新产品……勇利想了想,购物达人维克托·尼基佛罗夫总喜欢新奇的事物,并且经常挥舞着闪亮的银行卡将它们全部买下来,这大概是新的保养品吧。

把盒子重新放回抽屉,早上的时间总是很宝贵,况且他们可爱的马卡钦已经饿了,正迫不及待的在储物柜旁边转来转去,试图自己把装着狗粮的袋子拖出来饱餐一顿。只是因为马卡钦偷吃的前科太多,为了大狗的健康着想,维克托和勇利严格的管理着它的饮食,并在它面前将装了食物的储物柜牢牢的上了锁。

给马卡钦准备好早餐,勇利自己也打开冰箱拿出了面包和牛奶,简单的热了一下解决了一顿早餐。维克托上午醒来的可能性不大,想了想,勇利还是用便利贴留下字条,告诉维克托今天自己会一个人去冰场练习,之后可以在冰场碰面,如果方便的话,晚上还能一起逛个超市,采买一些蔬菜水果和家庭必需品。

“马卡钦,今天只有我陪你去散步啦”勇利弯腰揉了揉大狗,伸手轻轻的抱了抱它,穿好御寒的外套背起双肩包,“我们小声一点,不要打扰维克托哦~”

“呜……”马卡钦低低的咕噜了一声,疑惑的望了望关紧的房门和勇利,甩了甩头,兴高采烈的跟着自己的主人出门了。

身为花样滑冰选手,并且事业感情双双有了巨大进步的现在,勇利自然不会再自暴自弃放任自己的体脂率,加上为了抵御严寒,俄罗斯的食物大多都以高热量为主,稍不注意,拥有易胖体质的自己就会中招,所以除了每日和冰上伙伴们一起的日常训练外,勇利早上也会自主进行普通的体能训练,正好马卡钦也需要遛弯,所以有时候维克托也会跟着一起,虽然他的体力不如勇利经常得落后一圈和马卡钦一起等勇利赶上来汇合。

和维克托一起居住的公寓就在圣彼得堡的冰场旁边,所以训练的项目也就是非常简单的绕圈慢跑,等差不多的时候再顺便把马卡钦送回家,然后去冰场进行冰上项目的训练。

“呼呼呼……”勇利一边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将奔跑的速度减缓了下来,他感觉有点怪怪的,身体好像并不如之前那样灵活,才是平时三分之二的运动时间,怎么就有些累了……勇利想着昨天晚上也没有做什么激烈的运动,睡得也挺好,总不可能一夜之间自己的体能就下降得这么厉害吧……

“喂!猪排饭!”

勇利抬头就看见金发的少年迎面向他跑来,尤里不知道是不是想和青少年时期的维克托走一样的路线,他的头发一直没有剪短,半长的金发在圣彼得堡的晨曦中闪闪发亮,将本就美丽清秀的面容衬托得更有魅力,俄罗斯妖精的称号确实名至实归。

“啊,早上好,尤里奥!”勇利拍拍马卡钦的毛绒绒的脑袋,“马卡钦也打个招呼~”

“汪!”

尤里皱着眉看着勇利,带着以往一样有些不爽的口气问道,“你一个人?维克托呢?”

“维克托昨天刚从国外回来,这个时候还没起床,我就一个人先出来活动一下。”勇利看着尤里说道,“马上把马卡钦送回家后就去冰场。”

“去冰场?”尤里看着勇利微微汗湿的头发,问道,“你身体没关系?维克托同意你去冰场了?”

勇利愣了一下,以为尤里是指之前他感冒的事,“早就没问题了,稍微活动一下有利于身体健康,尤里奥也是出来跑步的把,那就不耽误你了,一会儿冰场见。”

“唔……”尤里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对头,正准备详细再问一下的时候就看见勇利已经带着马卡钦向着公寓方向跑走了,“喂!听我把话说完啊!!怎么和维克托越来越像了,嘁!”

“马卡钦,看家拜托了,不要把维克托吵醒哦~”勇利把大狗送回公寓,顺手又拿了桌上剩下的几片面包,准备在路上吃掉。

在到达冰场前,勇利吃完了手里的面包,喝了点保温杯里的热水,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胃,圣彼得堡是个非常适合滑冰训练的地方,但是寒冷的天气也让人吃不消,特别容易饿……到这里来才几个月,勇利就觉得自己的饭量增大了不少,这种感觉今天更是明显。

勇利到冰场的时候时间还有些早,其他人都还没来。在这个冰场训练的人不少,很少有机会能看到这样空荡荡的冰面,几乎所有的冰上运动者都会冰有着特殊的情感,勇利换好训练时的服装,仔细的检查系紧的冰鞋,拿下冰刀套放在一旁在冰上自由的滑行着。

无人的冰场无疑有很大的空间可以进行发挥,今天的感觉不错,勇利一边想着一边跳稳了一个最拿手的阿克塞尔三周跳,啊……感觉真不错,清晨的热身起到了作用,在冰上起舞的勇利感觉全身的毛孔正在打开,飞速滑行所产生的风声在耳边回荡,果然还是跳跃成功的感觉最让人兴奋了!

反正现在冰场没人,就算摔得很惨也没必要尴尬,勇利一鼓作气调整好滑行速度完美的将后内接环四周跳(4S)呈现出来。

“握草!!!”尤里刚进入冰场大门,远远的看见勇利正在进行着危险的四周跳时,脱口而出一句震惊的脏话,然后就被身旁的师兄基奥尔基·波波维奇一把捂住了嘴巴。

“小声点!别吓到他!”基奥尔基看起来也是一脸震惊,不过到底是年长者,面对这种情况显然比十五岁的青少年更有经验,他松开捂住尤里的手认真的说道,“天哪,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尤里,我们得祈祷他别摔下来,否则维克托大概会疯掉……”

勇利只要一分心必然会跳跃失败,摔得七荤八素的场景作为冰场的小伙伴当然也没少见,虽然基奥尔基这个师兄在节目理解方面有些搞笑,但是总的来说是整个冰场仅次于雅科夫的靠谱的人,尤里由衷的感谢他制止了自己震惊之余的惊呼,要是胜生勇利因为被自己的声音吓到造成跳跃失败,那可真是不得了的大事。

“只能等他自己停下来,我们再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尤里死死的盯着勇利,“维克托到底做了什么!你看!猪排饭看起来像是要自杀!!!”

“他们的事……你知道的,一直都超乎常理……”

冰场中央的勇利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焦点,他感受着滑行带来的兴奋,一个预备动作又一次完美跳跃落冰,好!这次是后外点冰四周跳(4T)完成度也很高!

“我的老天,他什么时候停下来!”基奥尔基绝望的捂住自己的双眼。

当勇利以一个完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4F)结束这场训练并且顺道滑行道休息区的时候,他终于发现平时一起训练的伙伴们几乎都到齐了,并且一个个都用着难以言喻的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呃……”勇利还没开口,就被气势汹汹的尤里打断了。

“猪排饭,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维克托那个秃子欺负你了!”尤里重复着勇利听不明白的话,“你怎么能……你居然……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诶?维克托?没啊……尤里奥你们才是,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勇利奇怪的问道。

“勇利,你不要急,有什么话好好和我们说,没什么不能解决的事。”米拉作为勇利少有的女性朋友关切的问道,“你的身体没什么事吧,需要去医院吗?我打电话让维克托离开过来吧。”

“哦,不用叫维克托,他还在家倒时差,我没什么问题啊,今天难得的状态好,连续三个四周跳都成功了,真是太幸运了~”勇利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汗珠,却突然被尤里狠狠的拉住了手腕,“啊啊!尤里奥,不要拉呀!”

“猪排饭,我不知道你到底和维克托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自己的身体是最重要的,上星期维克托才告诉我们你有孩子的事,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独自上冰练习,还一口气做了这么多四周跳,你是不要命了吗!”

“是啊!勇利,你还在三个月的安全期吧,这样太危险了”基奥尔基补充道,“作为一个准爸爸,你太不负责任了。”

胜生勇利,24岁,随处可见的花样滑冰选手,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们,完全不能理解他们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等等,我打扰一下,可以问一下,你们说的孩子,还有爸爸到底是什么东西……今天是俄罗斯的愚人节吗?”

在场的人瞬间抽了一口冷气,尤里奥上前摸了摸勇利的额头,向大家汇报道,“没有发烧把脑袋烧坏啊……”

“勇利……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怀孕了?”米拉颤抖着问道。

“怀孕?”勇利涨红了脸连连摆手,“怎么可能!虽然我……咳,但是我一个正常的男性怎么可能会怀孕,太异想天开了,你们别逗我了,这个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

尤里,米拉和基奥尔基三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这个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知道勇利的性格,绝对不会搞出这样的恶作剧,只能先让尤里陪着勇利去休息室稍微休息一下,不管发生了什么还是等当事人到了再好好解释。

雅科夫一直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教练,虽然这几年里他的大弟子维克托和小弟子尤里的一些举动经常让他血压升高,但是!作为享誉世界的金牌教练,即使某些不省心的弟子突然玩消失,雅科夫也认为目前发生的一切自己都hold住并且巧妙的应付众多业内人士,直到今天……

所以当雅科夫教练在到达冰场前接到米拉电话,并且在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了解事情的经过后,上了年纪的老教练感觉自己的血压又一下子升高了不少,怀了孕的胜生勇利一大早跑冰场上做了三组四周跳?

“是的,雅科夫教练,而且勇利他很奇怪,他不相信我们说的话,也不承认自己怀孕了,拜托了,麻烦您去维克托家里把他带来吧,勇利这边我想只有维克托才能和他解释清楚。”

“好了,米拉,我们很快就到,你们看住胜生,不要再让他上冰了,还有和其他人说一声,今天上午的训练暂停半天”,雅科夫下达了指令,开着车恶狠狠地吼道,“维恰,你们这是在搞什么鬼东西!!!”

维克托·尼基佛罗夫现在感觉很不好,毕竟在寒冷的圣彼得堡被自己的教练直接从温暖的被窝里掀起来,并且大声命令让他五分钟内洗漱穿衣完毕,这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雅科夫,到底是怎么了……我今天没有忘记什么预定的行程啊”维克托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看着老教练问道。

“维恰,我不知道你和胜生勇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绝对不允许在我的冰场上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刚刚米拉告诉我,你的爱人,胜生勇利,刚刚在冰场上独自做了三组四周跳练习,而大家记得上周你才和我们隆重的宣布过,你们有了宝宝。”

“雅科夫,你这是在开玩笑?”

“我从不拿这种事开玩笑”。

看着教练严肃的脸,维克托笑不出来了,几分钟内搞定一切拖着雅科夫迅速的出了门,有关勇利的事,他简直一刻也不想等。

“你们终于来了”基奥尔基看着维克托冲进冰场,身后的雅科夫因为缺乏锻炼已经有些气喘吁吁,“维克托!尤里和米拉正在休息室陪着勇利,你快去看看吧!”

“所以我说,我不可能会怀孕,尤里奥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不要戏弄我”勇利第三十三次重申这个结论的时候维克托跑进了休息室,一把抱住了勇利。

“维克托?你怎么来了?”

“勇利,雅科夫告诉我,你今天早上做了三组四周跳……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维克托,抱歉,我应该等你来再练习高难度跳跃的,你总是能给我新的建议”勇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但是今天我都成功了!好难得啊,真想让你也看到我成功的跳跃。”

维克托听着勇利的话,脸色有些苍白,声音里带着些微微的颤抖,“勇利,你对自己做了什么,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没控制住让你怀孕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不能这样!”

“维克托!!!从之前开始你们就一直在说我怀孕了,但是这根本不可能,我是男人,不是怪物,不可能会怀孕啊!”勇利简直想用自己最大的分贝向众人郑重说说明这个事实。

“勇利是omega,虽然男性的omega很少,但是这完全不影响怀孕,这一点身为勇利的alpha,我是最了解了”维克托伤心的说道,“我知道勇利觉得这个孩子来的时机不是特别好,但是他是我们的孩子,答应我,请不要伤害你自己,也不要伤害他好吗?”

终于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场事先说好的整蛊游戏,勇利推开扑在他身上的维克托,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问道,“等等,维克托,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首先,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嗯……你们所说的alpha和omega到底是什么?希腊字母?还是高等数学?”

“哈???!!!!”不同于已然呆滞的冰上帝王,俄罗斯的妖精,冰上老虎——尤里·普利赛提,发出了本年度最大的惊呼声。

待续

附上之前文的链接

【维勇】关于如何合理拒绝巨额支票的事

【维勇】关于勇利说你造维克托有多努力的事

【维勇】男朋友要用三个月工资给我买婚戒!怎么阻止他,急!

关于胜生勇利有多么奢侈的事

哦,对了,关于买戒指的后篇,之前是一直有个想法的,但是出了点问题,整理好之后再问问大家的意见再决定写不写吧




评论(67)

热度(1582)